注册
0,0,NULL,fixture

上海:大数据指导青年工作时代来临


来源:凤凰财经

人参与 评论

他们的对话,从过去的“你再多建几个青年中心”“某某街道那么多办公楼,能否建个青年中心”式的模糊语气,变成了“有数据、有依据”的准确表述;从过去的“大约”“大概”“应该可以”,变得有的放矢——“青年在哪里,青年中心就建在哪里”。

近期,团上海市委与中国电信上海公司联合推出一份题为《基于大数据分析的上海市青年中心布局和配置研究》的报告。这份报告的数据详实到一个区、一个街道的青年分布情况,它成为指导上海青年中心建设工作的重要依据。“充分运用大数据分析和调研结果来改进我们的工作,真正做到‘青年在哪里,工作到哪里’。”团上海市委书记王宇说。

青年中心是上海共青团服务青年规模最大的“实体阵地”,它根据青年聚集的时空特点和成长发展需求,依托社区、园区、商区等场所和空间,为青年提供学习培训、体育健身、休闲娱乐、婚恋交友、志愿公益、创业就业等各类服务。作为共青团为青年提供服务的主要渠道,其布局的合理性关系到基层团组织覆盖青年的广度和深度。

上海典型的青年中心一般位于白领聚集的办公楼宇或者社区街道文化活动场所内。楼宇内的青年中心,通常会在午间一小时为白领提供一些健康知识讲座、健身舞蹈、普拉提瑜伽等服务;社区青年中心则全天提供服务,暑假还能作为上海政府实事工程“爱心暑托班”的举办场所。

青年中心的建设可谓“历经艰辛”。从2013年第一批仅50多个青年中心,到现在全市600多个青年中心、全市220个街镇全覆盖,一批又一批基层团干部为此付出巨大努力。这种努力包括一个一个街道磨嘴皮子、一栋一栋楼宇踩点找地方、一家一家社会组织谈合作、一处一处青年代表谈意见建议。

但如果把这种模式放到“新时代”来看,又显得过时了。“我们发现,很多团组织在最开始建立青年中心时,存在随意性和随机性。即‘我觉得’哪里青年人多,我就去哪里建设青年中心布点。”团上海市委基层工作部副部长杨莉萍告诉记者,这种“我觉得”导致后来有些青年中心“活不起来”,团组织资源配送下去后出现浪费。“过去,这种做法有存在的合理性,因为没有数据作为参考;但今后,我们一切要凭数据说话,在哪里建中心,要有依据”。

如今,团上海市委与上海电信合作提供的大数据报告,将青年中心数量与青年人口、地域面积、青年人口密度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具体分析。出乎很多团干部意料的是,市中心城区、总面积只有20平方公里的黄浦区,青年人口密度高达每平方公里6265人,为全市青年聚集度最高的区。

她介绍,下一步,从市级团委资源配置到青年中心建设数量,团上海市委都不会搞“一刀切”。而是根据每个区的青年分布情况来作具体的、不同的要求,而每个区则根据不同街道的青年分布情况再作细化要求,“团上海市委会给基层一个明确的方向,需要在哪里增设或者减少青年中心。有的地方青年聚集度高,但再难也要把这块硬骨头啃下来”。

根据“大众点评”平台对年轻人的点击行为分析,他们8小时之外最关注的运动项目为跑步、游泳和球类(桌球、篮球、兵乓球、羽毛球);最关注的娱乐项目为唱歌、喝咖啡、泡吧、DIY和桌游(包括棋牌);最关注的学习项目为儿童早教、幼儿托班、语言和才艺学习。

在上海,青年中心分为“直营连锁、特许加盟和自由连锁”三大类型。“直营连锁”即完全由团的机关主导,依托团属工作阵地、党建工作阵地以及其他群团工作阵地等直接建设、运营和管理的青年中心;“特许加盟”即由团组织与企业或社团等共建共赢的合作模式,依托社区服务阵地、社会组织工作场所、社会公益类空间等允许其在协商的范围内按照青年中心的各项规则进行建设和运营;“自由连锁”为企事业单位依托生产经营场所,为内部青年员工提供的活动场地,自愿以青年中心名义开展活动(不包含在600多家之内)。

摊子越铺越大,问题和烦恼也接踵而来。行政经费的压缩,再加上物价、人员经费的上涨,使得开设“直营店”越来越困难,而“加盟店”的质量又参差不齐。记者了解到,根据上海青年中心从A到5A共5个等级的划分标准,目前达到4A级及以上标准的青年中心共188家,占全市青年中心总数的20.4%。

“有的团区委统一采购配送活动到中心,但同样一个活动,在不同的青年中心受欢迎程度完全不同。”上海胡同钥匙社区发展中心是第一批与团组织合作共建青年中心的社会组织,创始人吴诗凡参与了上海多家青年中心的运营工作,她告诉记者,每一个青年中心面向的“客户群体”都不一样,青年中心迫切需要一份适合自己客户群体的大数据分析。

比如,在互联网公司周边的青年中心,可能创业类、行业分享类活动会更受欢迎;金融公司周边,可能午间健身、瑜伽普拉提、画画等活动更受欢迎;社区青年中心,在特定的寒暑假期间更喜欢亲子活动,双休日喜欢面向青少年的社会实践活动等等。

“上级说什么,下面就做什么。倒过来,一个活动配送下来,他忙着找人来参加,而不是他先研究周边人群需要什么,再找上级配送合适的活动。”吴诗凡说,下一步,有了从市级层面到区级层面的青年中心大数据报告,可以帮助很多青年中心“认清现实、找准定位”。(记者 王烨捷)

[责任编辑:robot]

标签:

人参与 评论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0,0,NULL,fixture
16242,8668,李想,B1
16161,4467,,B1

凤凰财经官方微信

商讯

16187,4526,邢钊,B1
16219,4523,李想,B1
16187,4469,邢钊,B1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0,0,NULL,fixture
0,0,NULL,fixture
0,0,NULL,fixture